神州杂志社官网

涨疯了 共享充电宝充电1小时收费达10元

时间:2022-09-28来源:中国小康网点击量:226

5b208cfeb0aa47099339db7908620ffb.png

“共享充电宝太可怕了。我用它的电,它吸我的血。它租给我的,难不成是爱迪生那会儿留下来的百年老电吗?”脱口秀演员House在近期表演的段子里调侃道。

今年以来,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隔三差五地因为涨价而冲上热搜,网友们吐槽“买一辆自行车只够骑半年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变‘刺客’,这是鼓励大家自己买充电宝”。

今年8月初,美团单车90天无折扣价涨幅高达50%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一小时收费3.5-4元已成普遍现象。(参见财智头条《又涨价!美团单车90天无折扣价涨幅高达50%》一文)

现今,共享充电宝也开始涨价,回想共享充电宝刚面世时,它的租金最低只要5毛钱/小时。而2022年,人们惊觉它已经涨到最高10元/小时。

事实上,自打共享经济开始普及之时,就有许多人不看好共享经济,较为有名的是有“国民老公”之称的王思聪,他曾直言,如果共享充电宝能成功,他就“吃翔”。

共享经济中要数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最为热门,然而他们又都摇身一变成为社交网络上的又一名“消费刺客”。

拿钱却“不”办事

在我们身边的又一刺客——共享充电宝“杀”红了眼。

有媒体报道,北京市区内大部分充电宝的价格为3元/小时,位于核心商圈的商场、繁华的旅游景点和街道,收费往往较高,普遍在每小时4元到6元。在个别点位,价格更高,达到10元每小时,比如在某些景点及高端售楼处。

充电变贵了是个案吗?以美团共享充电宝为例,位于北京法华寺街的德必天坛WE文创园,租借费用为每半小时2元、24小时30元,位于北京丰台东路的葛洲坝北京中国府售楼处,租借费用更达到每小时10元、24小时50元。

街电的价格同样混乱。在北京南池子大街上,老北京炸酱面点位租借费用为每小时2.5元、24小时40元,相隔50米的京味家常菜点位租借费用却为每半小时3元、24小时60元。

价格高的同时,共享充电宝的办事效率却并不高。

不少用户表示共享充电宝充电慢。据悉,美团共享充电宝的显示为5V=2.4A,也就是12W;怪兽充电的显示5.0V=2.0A,即10W;小电的显示5V=2.1A,也就是10.5W。而目前主流手机充电接口都在67W、120W。

这表示如果快充半小时左右就可以充满的话,充电宝则需要至少4个小时才可以充满一个普通容量手机电池。这意味着,消费者需要花费12-40元左右才能充满一次电。

此外,各品牌共享充电宝的免费充电时长也不相同。以怪兽充电宝为例,同样位于东花市南里四区1号楼的两个点位,一个点位的计时单位为一小时,显示30分钟内归还免费,另一个点位的计时单位为30分钟,显示5分钟内归还免费。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哪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机器上都没有标明收费标准,仅有一个租借二维码,消费者需扫码后才能在手机上查看。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句话却不适用于共享充电宝。共享充电宝借出来容易,归还却成了难题。不少网友表示,自己经历过借了充电宝却找不到机器还的时刻,离开了借出充电宝的区域,再遇到的机器可能都是不同品牌的,好不容易找到对应品牌的机器,它可能已经满了。

还不了、忘了还,结果就是只好买下来。大部分共享充电宝的封顶计费为99元,无法归还的情况下可以选择支付99元押金买下。在小红书上,有人晒出自己因为忘记还而被迫买下的28个充电宝,总共花费了2772元。

dc02bc50818840ca80d41edd109f3649.jpeg

“同一品牌的共享充电宝、不同场景下收费标准不一,没有公示具体的规则,导致共享充电宝大部分用户与产品乱收费现象有关。”有观点认为,“收费标准不一等问题,将影响用户体验,从而导致行业口碑下降、用户流失,而盈利模式单一是共享充电宝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进一步地发展。”

不过,分析师认为,由于受到企业竞争壁垒小、用户转换成本低等因素的限制,产品租赁仍然是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最核心的商业模式。但同时,各品牌也在积极探索其他商业模式,如开发定制化产品、跨界合作等。

到底谁在赚钱?

现在共享充电宝行业主要有美团、怪兽充电、小电和街电四家。因为不合理的收费,大家对充电宝的怨念越来越大,而多个品牌却回应没有涨价。

小电科技称,在定价方面符合监管规则,目前没有涨价。街电、搜电的运营公司竹芒科技则表示,近一年来没有涨过价,定价权并不在公司。曾以“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而知名的怪兽充电,从上市至今,每个季度的亏损都近亿元。

根据怪兽充电的财报,充电宝品牌公司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充电业务和移动电源销售,充电业务的收入占据了90%以上。亏损的直接原因是,充电的收入并不能完全由公司拿走,而是要与所投放场所的商家分成。除了要给商家支付入场费用外,充电宝品牌还会支付给商家充电收入分成。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其给予商家的激励资费在50%-70%。

充电宝企业持续亏损,消费者被高额收费“刺伤”,那谁赚了钱呢?

目前共享充电宝有自营模式和代理商模式两种,后者因可以快速开拓中小商户已成为市场主流。

餐饮老板游先生表示,共享充电宝代理商和商户合作有三种分成模式。第一种是代理商免费铺设机器,约定一个固定分成比例,按月支付给商户。第二种是代理商先一次性支付给商户一笔“进场费”,再商量按月分成比例。第三种是代理商先投放共享充电宝进行收益测试,算出平均值后给予商户固定的“进场费”,无需分成给商户。后两种模式对代理商的经营压力更大,点位的收费价格也更高。

美团共享充电宝主要合作模式为代理商采购机器铺设商家。8孔机器的价格为每台1350元,12孔机器的价格为每台1750元,代理需最少购买10台机器,分成比例为90%。

美团共享充电宝运营人员算了笔账,一台机器能用3年至5年,代理商扣掉20%的运营成本,还剩70%的利润,通常是和商户对半分成。“按照3年时间算,每台机器每天成本约8角,每个小时能收3元至6元。购买100台机器的话,价格更优惠,约4至6个月就能回本,之后就是净赚的。”

加盟代理听起来很诱人,但实际情况是,很多代理销售者也会遭遇到和消费者们一样的 “被坑感”。一位生活在内蒙古县城的年轻人分享了他加盟共享充电宝项目的经历,据他所说,去年下半年,他一次性投资了150台某品牌充电宝,其中一个投放地点是当地的一家医院,但没过多久,这一点位就被新的同品牌充电宝占据了。

他申诉后才得知,医院的点位是被同品牌的“直营”进场占据了。即便是他先占据了这一点位,在“直营”与医院签订合同后,他的充电宝设备只能退场。

充电宝企业过的也不好

昔日的共享充电宝风光无限,然而,盈利模式单一使得共享充电宝难以进一步发展,市场对于共享充电宝的热度也在不断下滑。

怪兽充电2022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在今年第二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6.905亿元人民币,从运营数据来看怪兽充电的POI和累计注册用户数保持增长态势,本季度新增用户1160万,累计注册用户数达3.105亿,在线共享充电宝数为600万个。

但在这种情况下,其净亏损金额达到1.845万元,而去年同期净收入为820万元。这是怪兽充电连续四个季度出现亏损,且亏损出现扩大趋势。

小电科技的上市计划也已经搁浅。其招股书中透露,小电科技2018-2020年分别实现净利润-0.36亿元、1.37亿元和-1.04亿元,调整后净利分别为-0.45亿元、1.94亿元和-1.07亿元。

其招股书显示,向点位合作伙伴及渠道合作伙伴支付的激励费分别为1.05亿元、7.15亿元、10.13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5%、44%和53%。从怪兽充电的财报中也可以发现类似情况。这意味着,平台公司对于渠道的依赖性非常强,目前仍处于“烧钱”换市场份额的阶段。

共享充电宝也是赚过钱的。2017年,来电宣布盈亏平衡,2018年,街电和小电科技也宣布盈利。怪兽充电2019年和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66亿元和7540万元。

但激烈的点位争夺战和分成费用的不断上涨,让共享充电宝运营模式的短板越发凸显。小电科技就在其招股书中披露,年分成费率从2018年的24.2%增长至2020年的38.2%,进场费率从1%增长至16.3%。

让利求规模的方式也造成了如今共享充电宝行业普遍由盈转亏。“因为高入场费和高分成,共享充电宝平台利润被不断摊薄,甚至呈现负利。”业内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线下客流量有所下降,也刺激了部分代理商进一步提高单价。


编辑:陈晓晴
头条
要闻

央视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中国新闻网 学习强国 中华网 环球网 澎湃新闻 新京报网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免责声明 广告报价 神州网 © 2013-2022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2022654号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内页

涨疯了 共享充电宝充电1小时收费达10元

时间:2022-09-28来源:中国小康网

5b208cfeb0aa47099339db7908620ffb.png

“共享充电宝太可怕了。我用它的电,它吸我的血。它租给我的,难不成是爱迪生那会儿留下来的百年老电吗?”脱口秀演员House在近期表演的段子里调侃道。

今年以来,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隔三差五地因为涨价而冲上热搜,网友们吐槽“买一辆自行车只够骑半年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变‘刺客’,这是鼓励大家自己买充电宝”。

今年8月初,美团单车90天无折扣价涨幅高达50%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一小时收费3.5-4元已成普遍现象。(参见财智头条《又涨价!美团单车90天无折扣价涨幅高达50%》一文)

现今,共享充电宝也开始涨价,回想共享充电宝刚面世时,它的租金最低只要5毛钱/小时。而2022年,人们惊觉它已经涨到最高10元/小时。

事实上,自打共享经济开始普及之时,就有许多人不看好共享经济,较为有名的是有“国民老公”之称的王思聪,他曾直言,如果共享充电宝能成功,他就“吃翔”。

共享经济中要数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最为热门,然而他们又都摇身一变成为社交网络上的又一名“消费刺客”。

拿钱却“不”办事

在我们身边的又一刺客——共享充电宝“杀”红了眼。

有媒体报道,北京市区内大部分充电宝的价格为3元/小时,位于核心商圈的商场、繁华的旅游景点和街道,收费往往较高,普遍在每小时4元到6元。在个别点位,价格更高,达到10元每小时,比如在某些景点及高端售楼处。

充电变贵了是个案吗?以美团共享充电宝为例,位于北京法华寺街的德必天坛WE文创园,租借费用为每半小时2元、24小时30元,位于北京丰台东路的葛洲坝北京中国府售楼处,租借费用更达到每小时10元、24小时50元。

街电的价格同样混乱。在北京南池子大街上,老北京炸酱面点位租借费用为每小时2.5元、24小时40元,相隔50米的京味家常菜点位租借费用却为每半小时3元、24小时60元。

价格高的同时,共享充电宝的办事效率却并不高。

不少用户表示共享充电宝充电慢。据悉,美团共享充电宝的显示为5V=2.4A,也就是12W;怪兽充电的显示5.0V=2.0A,即10W;小电的显示5V=2.1A,也就是10.5W。而目前主流手机充电接口都在67W、120W。

这表示如果快充半小时左右就可以充满的话,充电宝则需要至少4个小时才可以充满一个普通容量手机电池。这意味着,消费者需要花费12-40元左右才能充满一次电。

此外,各品牌共享充电宝的免费充电时长也不相同。以怪兽充电宝为例,同样位于东花市南里四区1号楼的两个点位,一个点位的计时单位为一小时,显示30分钟内归还免费,另一个点位的计时单位为30分钟,显示5分钟内归还免费。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哪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机器上都没有标明收费标准,仅有一个租借二维码,消费者需扫码后才能在手机上查看。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句话却不适用于共享充电宝。共享充电宝借出来容易,归还却成了难题。不少网友表示,自己经历过借了充电宝却找不到机器还的时刻,离开了借出充电宝的区域,再遇到的机器可能都是不同品牌的,好不容易找到对应品牌的机器,它可能已经满了。

还不了、忘了还,结果就是只好买下来。大部分共享充电宝的封顶计费为99元,无法归还的情况下可以选择支付99元押金买下。在小红书上,有人晒出自己因为忘记还而被迫买下的28个充电宝,总共花费了2772元。

dc02bc50818840ca80d41edd109f3649.jpeg

“同一品牌的共享充电宝、不同场景下收费标准不一,没有公示具体的规则,导致共享充电宝大部分用户与产品乱收费现象有关。”有观点认为,“收费标准不一等问题,将影响用户体验,从而导致行业口碑下降、用户流失,而盈利模式单一是共享充电宝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进一步地发展。”

不过,分析师认为,由于受到企业竞争壁垒小、用户转换成本低等因素的限制,产品租赁仍然是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最核心的商业模式。但同时,各品牌也在积极探索其他商业模式,如开发定制化产品、跨界合作等。

到底谁在赚钱?

现在共享充电宝行业主要有美团、怪兽充电、小电和街电四家。因为不合理的收费,大家对充电宝的怨念越来越大,而多个品牌却回应没有涨价。

小电科技称,在定价方面符合监管规则,目前没有涨价。街电、搜电的运营公司竹芒科技则表示,近一年来没有涨过价,定价权并不在公司。曾以“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而知名的怪兽充电,从上市至今,每个季度的亏损都近亿元。

根据怪兽充电的财报,充电宝品牌公司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充电业务和移动电源销售,充电业务的收入占据了90%以上。亏损的直接原因是,充电的收入并不能完全由公司拿走,而是要与所投放场所的商家分成。除了要给商家支付入场费用外,充电宝品牌还会支付给商家充电收入分成。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其给予商家的激励资费在50%-70%。

充电宝企业持续亏损,消费者被高额收费“刺伤”,那谁赚了钱呢?

目前共享充电宝有自营模式和代理商模式两种,后者因可以快速开拓中小商户已成为市场主流。

餐饮老板游先生表示,共享充电宝代理商和商户合作有三种分成模式。第一种是代理商免费铺设机器,约定一个固定分成比例,按月支付给商户。第二种是代理商先一次性支付给商户一笔“进场费”,再商量按月分成比例。第三种是代理商先投放共享充电宝进行收益测试,算出平均值后给予商户固定的“进场费”,无需分成给商户。后两种模式对代理商的经营压力更大,点位的收费价格也更高。

美团共享充电宝主要合作模式为代理商采购机器铺设商家。8孔机器的价格为每台1350元,12孔机器的价格为每台1750元,代理需最少购买10台机器,分成比例为90%。

美团共享充电宝运营人员算了笔账,一台机器能用3年至5年,代理商扣掉20%的运营成本,还剩70%的利润,通常是和商户对半分成。“按照3年时间算,每台机器每天成本约8角,每个小时能收3元至6元。购买100台机器的话,价格更优惠,约4至6个月就能回本,之后就是净赚的。”

加盟代理听起来很诱人,但实际情况是,很多代理销售者也会遭遇到和消费者们一样的 “被坑感”。一位生活在内蒙古县城的年轻人分享了他加盟共享充电宝项目的经历,据他所说,去年下半年,他一次性投资了150台某品牌充电宝,其中一个投放地点是当地的一家医院,但没过多久,这一点位就被新的同品牌充电宝占据了。

他申诉后才得知,医院的点位是被同品牌的“直营”进场占据了。即便是他先占据了这一点位,在“直营”与医院签订合同后,他的充电宝设备只能退场。

充电宝企业过的也不好

昔日的共享充电宝风光无限,然而,盈利模式单一使得共享充电宝难以进一步发展,市场对于共享充电宝的热度也在不断下滑。

怪兽充电2022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在今年第二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6.905亿元人民币,从运营数据来看怪兽充电的POI和累计注册用户数保持增长态势,本季度新增用户1160万,累计注册用户数达3.105亿,在线共享充电宝数为600万个。

但在这种情况下,其净亏损金额达到1.845万元,而去年同期净收入为820万元。这是怪兽充电连续四个季度出现亏损,且亏损出现扩大趋势。

小电科技的上市计划也已经搁浅。其招股书中透露,小电科技2018-2020年分别实现净利润-0.36亿元、1.37亿元和-1.04亿元,调整后净利分别为-0.45亿元、1.94亿元和-1.07亿元。

其招股书显示,向点位合作伙伴及渠道合作伙伴支付的激励费分别为1.05亿元、7.15亿元、10.13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5%、44%和53%。从怪兽充电的财报中也可以发现类似情况。这意味着,平台公司对于渠道的依赖性非常强,目前仍处于“烧钱”换市场份额的阶段。

共享充电宝也是赚过钱的。2017年,来电宣布盈亏平衡,2018年,街电和小电科技也宣布盈利。怪兽充电2019年和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66亿元和7540万元。

但激烈的点位争夺战和分成费用的不断上涨,让共享充电宝运营模式的短板越发凸显。小电科技就在其招股书中披露,年分成费率从2018年的24.2%增长至2020年的38.2%,进场费率从1%增长至16.3%。

让利求规模的方式也造成了如今共享充电宝行业普遍由盈转亏。“因为高入场费和高分成,共享充电宝平台利润被不断摊薄,甚至呈现负利。”业内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线下客流量有所下降,也刺激了部分代理商进一步提高单价。


编辑:陈晓晴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京ICP备20220226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