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杂志社官网

当地民宿遭大量退订,还有网红主播深更半夜过来……江西“提灯定损”出租房所在村住着很多陪读妈妈

时间:2024-04-07来源:顶端新闻点击量:99

3月28日,江西上饶陈女士在网上发视频称,她在上饶玉山县租了一处自建房,退租时被房东拿着灯一点一点检查,最后列出清单要求赔偿一万余元。视频中,房东和一女子举着探照灯细细检查房间各处:门边、墙面、衣柜、煤气灶,几只红色塑料凳逐一抚摸,在卫生间蹲坑照来照去,龙骨床架翻起细细查看,一只床头柜也贴了4处黄色标签……

之后详细列出一张16项清单:除房租和水、电费外,床、实木门、窗帘、花洒、蹲坑、厨房门、外墙砖、地砖……床板需要更换4块,每块80元一共320元;淋浴花洒需要更换1套,单价880元……最后还有一笔2000元的“其他损伤补偿费”,赔偿款合计10884.95元。

视频在网上迅速火遍全国,“提灯定损”也被网友称为2024年诞生的第一个新成语,释义为:提着灯,照着墙,查看出租房被损坏的情况,含有吹毛求疵、故意找碴、鸡蛋里挑骨头等意思。和去年的“指鼠为鸭”齐名。

3月29日,玉山县冰溪街道办事处发布通报称,事情发生在去年9月,双方经村委会组织多次协商,于2023年10月8日达成协议,由陈某和另一名租客各支付房东郭某林2000元赔偿。此后双方再次因口角纠纷矛盾升级,陈某遂在社交媒体平台陆续发布有关视频引发关注……

租客陈女士几天前解释:“事情是去年发生的,因为前两天他用砖头砸我,我怕受到威胁,所以发布了视频……”

4月3日,玉山县联合调查组发布通报:2024年3月22日晚,郭某林存在拿砖块砸向陈某的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构成故意伤害,公安机关依法对其作出行政拘留并处罚款。

4月4日,记者来到江西上饶市玉山县,从玉山南站到东门村大概10分钟车程。

进入东门村,记者询问多位村民,一说“提灯定损”的郭某林,大家都不太愿讲,几人手指一栋六层小楼,示意那就是郭某林的房子。

当地村民说这就是郭某林家的房子。

记者拿出手机当地村民说这就是郭某林家的房子拍照,旁边轿车上下来一位穿蓝色衣服的男人,“照片删掉,不要发给别人”。

记者看他车里坐着女人和小孩,问他是不是租客,男人说“是”。

“站在远处看看就好了,不要拍了。房东都进去(拘留)了,这有什么好拍的,我们还要继续住的。”男人说。

“第二梯队”的城东小学

东门村里的陪读妈妈

据公开信息,2017年,城东小学完成搬迁建设投入使用。2016年11月,郭某林因城中村拆迁,安置在玉山县东城安置区,2017年8月在东门村自建了五层半楼房,郭某林建房出租和城东小学建成开学几乎同步。

“玉山县主城区总共八九所小学,按教育水平分成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瑾山小学和逸夫小学,第二梯队是端明小学和东城小学,第三梯队是其他学校。”玉山当地人董先生说。

按规定,择校遵循“划片招生、就近入学”及“公民同招、公开摇号”原则。董先生说,规则虽是这样,但第一梯队的学校主要看“户口是否在主城区”或“主城区是否有房产”,预约登记一般都是爆满,没摇上号的顺延至第二梯队的学校。

董先生说,不少玉山人离开农村来到县城,主要就是为了小孩上学。第一梯队瑾山小学和逸夫小学,名额主要给户籍在县城的小孩,更多来自农村的父母,就将目光瞄向第二梯队的东城小学。

东城小学离东门村走路只要15分钟

“玉山常住人口少,很多都去外地打工了,你看街上有很多商品房,但阳台都没挂什么东西,里面也空置着。只要学区房位置好,出售率大多不错,不过装修率和入住率都是问题。”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农村学校学生越来越少,一个年级可能就两三个班,一个班十几二十来个学生。父母看别人家孩子都来城里上学,也希望自己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买了房就可以摇号上学,但是没钱装修,很多人家孩子爸爸去外地打工,妈妈带孩子就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

当地通报提到,2023年9月5日,租户陈某为小孩上学方便,和房东郭某林签了租房合同。9月27日,陈某与合租者吴某某到东门村村委会反映,因小孩上下楼吵闹与郭某某引发矛盾想退租,但郭某某以家具遭受损坏为由,不退租金和押金。

董先生说,学区房的租房合同一般都是半年或一年一签,“尽管这个事在道德和法律层面来说,房东都存在严重问题,但是租客短短半个多月就要退租,房东的损失肯定不小”。

“小学秋季开学是9月1日,租客通常7月、8月和房东签约或续约,过了这个时间点,那一片的房子就很难租出去了。如果9月中下旬退租,房子很可能有半年要闲置。”

董先生认为,这很可能是房东郭某林因为气愤,做出“提灯定损”这样严重出格行为的重要原因。

董先生说,他有个安装水电的朋友,当年帮郭某林做过自建房一二楼的水电。当时的郭某林并没有视频中那样咄咄逼人,也及时结清了款项。

“听我朋友说,这个房东(郭某林)性格有点冲,算钱方面也比较精明,很多时候不会让自己吃亏。”董先生说,“我没直接和这个房东接触过,也不知道纠纷时的具体情况,不过他朝租客扔砖头、要求巨额赔款,这肯定是错误的。”

离郭某林的房子不远,记者根据墙上留的电话,联系上两位女房东。

“我们家总共五层楼,一层是大厅,上面三层都住满了人,目前五层是空着的。但是楼下住的几乎都是带着小孩的母亲,除了我们自己家的人,没有成年男性居住的。”女房东说如果一个人单独住,可能会被楼下的小孩子打扰,影响休息。

另一位女房东说,目前只有六楼还有两间出租,他们一家住二楼,三楼到六楼的租客大多是陪读的妈妈和小孩,合同都是一年一签。

“春秋季开学前,附近的房子基本就排满了。六楼原来是两个打工的,住了两年,今年正月搬走了,邻里之间也很和谐,没有说不好的。”

“六楼一间一个月800元,押金付一个月房租就好,满一年起租,押金都会退的。”

说到“提灯定损”,女房东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他(郭某林)原本就不是我们村的,是拆迁搬过来的,本村人都不太了解他,基本上不会和他来往太多。但是住过我们家的租客都是很满意的,没有一个说闲话。”她说,这样一个人搞坏一个村的名声,十分难受。“玉山县是个很好的地方,我们也希望自己的生活不要受到太大影响。”

“博士之乡”和“中国台球之都”

来玉山前记者也没想到,这个因“提灯定损”轰动全国的小县城,是远近闻名的“博士县”,还被称为“中国台球之都”。

去年4月30日,玉山博士馆开馆。

“在这1700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先后涌现了138位进士、1位状元,科举文化深深浸染着这方水土……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数十年间,这里诞生了4位院士、600余位博士,成为远近闻名的博士县。而位于冰溪沿岸的玉山一中,更是当地人心目中的骄傲,从这里走出的优秀学子,让玉山的崇文尚教之名传遍长江南北。玉山也有了‘博士县、才子乡’的美名……”——玉山县人民政府官网

记者在当地听说,玉山从古至今都有穷苦人家以送孩子读书为荣的传统,如今学区房的紧俏和大量妈妈租房陪读也就不难理解。

就在陈女士网上曝光“提灯定损”视频四天前,3月24日晚,2024年斯诺克世界公开赛在玉山落幕,中国选手丁俊晖决赛中以4∶10不敌英国名将贾德·特鲁姆普,获得亚军。这次世界顶级赛事吸引了全球顶尖高手,据说排名前16的选手中有14人参赛。世界台球博物馆和世界台球名人堂也于不久前在玉山落成开放。

玉山2024年斯诺克世界公开赛,丁俊晖获得亚军。

3月30日的光明日报以《江西玉山依托台球打造县域特色发展之路》为题报道了“玉山如何成为‘中国台球之都’‘世界台球名城’?”玉山因出产优质青石板,而成为全国最大的台球桌板材生产基地,“正是这一块块青石板,让台球产业在玉山发展壮大……”

昨天在世界台球博物馆,记者见到了从衢州开车过来的游客刘先生。

玉山新落成的世界台球博物馆。

刘先生说他不是台球爱好者,住的酒店离博物馆比较近,就带家人一起过来看看。前两天下雨,他们也没去爬山,只在县城里逛了逛。“玉山是个很美的县城。”

“‘提灯定损’我也听说了,品行不端的房东和城市还是应该分开讨论。他现在已经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不应该把他和城市画上等号。”

三清山脚下民宿遭大量退订

不少网红主播来到村里

昨天,玉山玉虹国际大酒店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是玉山本地人,这几天在网上刷到“提灯定损”视频,感到非常痛心。

“事发地离我们酒店只有1公里不到,玉山人现在对这件事情好像麻木了,也不会很刻意提起这个人。当然了,我们酒店肯定没有什么‘磨损费’,客人退完房我们就安排人打扫,押金原路退还……从做法来看,他(郭某林)实在是太坏了,玉山没见过人品这么差的人。”

“我们旅游业也发展了这么多年了,游客也很喜欢来三清山、灵山玩。我前几天看社交媒体的直播,有很多人去直播间骂玉山的主播,主播只能连连道歉。其实人和人之间应该相互理解,一个地方出现了这么一个人,那也有点巧合,不能上升到整个县城来。”

山水间民宿位于三清山脚下,民宿老板娘告诉记者,不知道是由于天气还是“提灯定损”事件,清明假期确实出现了大量游客提前退订的现象。

“这三天退订的比例都比较高,我们家民宿是去年国庆才开的,目前房间不多,总共有9个。比如昨天都订满的情况下,一下子退了6个。”老板娘说,这件事情(提灯定损)没出之前,从3月的订房量来看,几乎每天都是爆满。

“我们这边不光有三清山,离婺源也比较近。3月中旬婺源油菜花开了,许多游客会过来打卡拍照。隔壁的民宿开得比较早,他们老板说,之前遇到风雨天的时候,也有部分游客退订,但是没有这次这么离谱,退订量也没有这次这么多,可能那个事情确实有冲击。”

老板娘说,这两天她接一些游客电话咨询时,还有人问“你们民宿会不会收磨损费?”

“你看今天,我们这边只收到了两三间房的预订。”

“每个地方都有好人坏人,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玉山也难得出这样一个反面案例。清明假期快结束了,游客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希望这件事的负面影响早点过去,当地大多数人是很好的人,我们也很欢迎大家来玉山游玩。”

昨天,玉山县城一家面包店的店员叹着气说,虽然门店顾客以本地人为主,但游客消费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我们现在卖面包还有优惠,顾客买10元面包我们送10元的券,不然很多都卖不掉。做生意的最讲究信用和文明,‘提灯定损’这么一搞,整个县城的信用分和文明分都大打折扣。”

郭某林家住宅附近一家小超市老板说,本村人现在不太愿意讨论这件事,但是网络热度实在太高了,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了比较恶劣的影响。

“最近几天,很多网红主播都来过,白天来看一眼和拍照也就算了,有时候深更半夜也来,还说我们是穷凶极恶的村民……其实我们本村人不怎么和他(郭某林)来往的,发生这件事之后,更想要划清界限。”

“真的很难受,很难受……我们也是普通人,我们也要生活啊。”(据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编辑:骆婧文
头条
要闻

央视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中国新闻网 学习强国 中华网 环球网 澎湃新闻 新京报网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免责声明 广告报价 神州网 © 2013-2022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2022654号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内页

当地民宿遭大量退订,还有网红主播深更半夜过来……江西“提灯定损”出租房所在村住着很多陪读妈妈

时间:2024-04-07来源:顶端新闻

3月28日,江西上饶陈女士在网上发视频称,她在上饶玉山县租了一处自建房,退租时被房东拿着灯一点一点检查,最后列出清单要求赔偿一万余元。视频中,房东和一女子举着探照灯细细检查房间各处:门边、墙面、衣柜、煤气灶,几只红色塑料凳逐一抚摸,在卫生间蹲坑照来照去,龙骨床架翻起细细查看,一只床头柜也贴了4处黄色标签……

之后详细列出一张16项清单:除房租和水、电费外,床、实木门、窗帘、花洒、蹲坑、厨房门、外墙砖、地砖……床板需要更换4块,每块80元一共320元;淋浴花洒需要更换1套,单价880元……最后还有一笔2000元的“其他损伤补偿费”,赔偿款合计10884.95元。

视频在网上迅速火遍全国,“提灯定损”也被网友称为2024年诞生的第一个新成语,释义为:提着灯,照着墙,查看出租房被损坏的情况,含有吹毛求疵、故意找碴、鸡蛋里挑骨头等意思。和去年的“指鼠为鸭”齐名。

3月29日,玉山县冰溪街道办事处发布通报称,事情发生在去年9月,双方经村委会组织多次协商,于2023年10月8日达成协议,由陈某和另一名租客各支付房东郭某林2000元赔偿。此后双方再次因口角纠纷矛盾升级,陈某遂在社交媒体平台陆续发布有关视频引发关注……

租客陈女士几天前解释:“事情是去年发生的,因为前两天他用砖头砸我,我怕受到威胁,所以发布了视频……”

4月3日,玉山县联合调查组发布通报:2024年3月22日晚,郭某林存在拿砖块砸向陈某的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构成故意伤害,公安机关依法对其作出行政拘留并处罚款。

4月4日,记者来到江西上饶市玉山县,从玉山南站到东门村大概10分钟车程。

进入东门村,记者询问多位村民,一说“提灯定损”的郭某林,大家都不太愿讲,几人手指一栋六层小楼,示意那就是郭某林的房子。

当地村民说这就是郭某林家的房子。

记者拿出手机当地村民说这就是郭某林家的房子拍照,旁边轿车上下来一位穿蓝色衣服的男人,“照片删掉,不要发给别人”。

记者看他车里坐着女人和小孩,问他是不是租客,男人说“是”。

“站在远处看看就好了,不要拍了。房东都进去(拘留)了,这有什么好拍的,我们还要继续住的。”男人说。

“第二梯队”的城东小学

东门村里的陪读妈妈

据公开信息,2017年,城东小学完成搬迁建设投入使用。2016年11月,郭某林因城中村拆迁,安置在玉山县东城安置区,2017年8月在东门村自建了五层半楼房,郭某林建房出租和城东小学建成开学几乎同步。

“玉山县主城区总共八九所小学,按教育水平分成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瑾山小学和逸夫小学,第二梯队是端明小学和东城小学,第三梯队是其他学校。”玉山当地人董先生说。

按规定,择校遵循“划片招生、就近入学”及“公民同招、公开摇号”原则。董先生说,规则虽是这样,但第一梯队的学校主要看“户口是否在主城区”或“主城区是否有房产”,预约登记一般都是爆满,没摇上号的顺延至第二梯队的学校。

董先生说,不少玉山人离开农村来到县城,主要就是为了小孩上学。第一梯队瑾山小学和逸夫小学,名额主要给户籍在县城的小孩,更多来自农村的父母,就将目光瞄向第二梯队的东城小学。

东城小学离东门村走路只要15分钟

“玉山常住人口少,很多都去外地打工了,你看街上有很多商品房,但阳台都没挂什么东西,里面也空置着。只要学区房位置好,出售率大多不错,不过装修率和入住率都是问题。”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农村学校学生越来越少,一个年级可能就两三个班,一个班十几二十来个学生。父母看别人家孩子都来城里上学,也希望自己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买了房就可以摇号上学,但是没钱装修,很多人家孩子爸爸去外地打工,妈妈带孩子就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

当地通报提到,2023年9月5日,租户陈某为小孩上学方便,和房东郭某林签了租房合同。9月27日,陈某与合租者吴某某到东门村村委会反映,因小孩上下楼吵闹与郭某某引发矛盾想退租,但郭某某以家具遭受损坏为由,不退租金和押金。

董先生说,学区房的租房合同一般都是半年或一年一签,“尽管这个事在道德和法律层面来说,房东都存在严重问题,但是租客短短半个多月就要退租,房东的损失肯定不小”。

“小学秋季开学是9月1日,租客通常7月、8月和房东签约或续约,过了这个时间点,那一片的房子就很难租出去了。如果9月中下旬退租,房子很可能有半年要闲置。”

董先生认为,这很可能是房东郭某林因为气愤,做出“提灯定损”这样严重出格行为的重要原因。

董先生说,他有个安装水电的朋友,当年帮郭某林做过自建房一二楼的水电。当时的郭某林并没有视频中那样咄咄逼人,也及时结清了款项。

“听我朋友说,这个房东(郭某林)性格有点冲,算钱方面也比较精明,很多时候不会让自己吃亏。”董先生说,“我没直接和这个房东接触过,也不知道纠纷时的具体情况,不过他朝租客扔砖头、要求巨额赔款,这肯定是错误的。”

离郭某林的房子不远,记者根据墙上留的电话,联系上两位女房东。

“我们家总共五层楼,一层是大厅,上面三层都住满了人,目前五层是空着的。但是楼下住的几乎都是带着小孩的母亲,除了我们自己家的人,没有成年男性居住的。”女房东说如果一个人单独住,可能会被楼下的小孩子打扰,影响休息。

另一位女房东说,目前只有六楼还有两间出租,他们一家住二楼,三楼到六楼的租客大多是陪读的妈妈和小孩,合同都是一年一签。

“春秋季开学前,附近的房子基本就排满了。六楼原来是两个打工的,住了两年,今年正月搬走了,邻里之间也很和谐,没有说不好的。”

“六楼一间一个月800元,押金付一个月房租就好,满一年起租,押金都会退的。”

说到“提灯定损”,女房东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他(郭某林)原本就不是我们村的,是拆迁搬过来的,本村人都不太了解他,基本上不会和他来往太多。但是住过我们家的租客都是很满意的,没有一个说闲话。”她说,这样一个人搞坏一个村的名声,十分难受。“玉山县是个很好的地方,我们也希望自己的生活不要受到太大影响。”

“博士之乡”和“中国台球之都”

来玉山前记者也没想到,这个因“提灯定损”轰动全国的小县城,是远近闻名的“博士县”,还被称为“中国台球之都”。

去年4月30日,玉山博士馆开馆。

“在这1700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先后涌现了138位进士、1位状元,科举文化深深浸染着这方水土……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数十年间,这里诞生了4位院士、600余位博士,成为远近闻名的博士县。而位于冰溪沿岸的玉山一中,更是当地人心目中的骄傲,从这里走出的优秀学子,让玉山的崇文尚教之名传遍长江南北。玉山也有了‘博士县、才子乡’的美名……”——玉山县人民政府官网

记者在当地听说,玉山从古至今都有穷苦人家以送孩子读书为荣的传统,如今学区房的紧俏和大量妈妈租房陪读也就不难理解。

就在陈女士网上曝光“提灯定损”视频四天前,3月24日晚,2024年斯诺克世界公开赛在玉山落幕,中国选手丁俊晖决赛中以4∶10不敌英国名将贾德·特鲁姆普,获得亚军。这次世界顶级赛事吸引了全球顶尖高手,据说排名前16的选手中有14人参赛。世界台球博物馆和世界台球名人堂也于不久前在玉山落成开放。

玉山2024年斯诺克世界公开赛,丁俊晖获得亚军。

3月30日的光明日报以《江西玉山依托台球打造县域特色发展之路》为题报道了“玉山如何成为‘中国台球之都’‘世界台球名城’?”玉山因出产优质青石板,而成为全国最大的台球桌板材生产基地,“正是这一块块青石板,让台球产业在玉山发展壮大……”

昨天在世界台球博物馆,记者见到了从衢州开车过来的游客刘先生。

玉山新落成的世界台球博物馆。

刘先生说他不是台球爱好者,住的酒店离博物馆比较近,就带家人一起过来看看。前两天下雨,他们也没去爬山,只在县城里逛了逛。“玉山是个很美的县城。”

“‘提灯定损’我也听说了,品行不端的房东和城市还是应该分开讨论。他现在已经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不应该把他和城市画上等号。”

三清山脚下民宿遭大量退订

不少网红主播来到村里

昨天,玉山玉虹国际大酒店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是玉山本地人,这几天在网上刷到“提灯定损”视频,感到非常痛心。

“事发地离我们酒店只有1公里不到,玉山人现在对这件事情好像麻木了,也不会很刻意提起这个人。当然了,我们酒店肯定没有什么‘磨损费’,客人退完房我们就安排人打扫,押金原路退还……从做法来看,他(郭某林)实在是太坏了,玉山没见过人品这么差的人。”

“我们旅游业也发展了这么多年了,游客也很喜欢来三清山、灵山玩。我前几天看社交媒体的直播,有很多人去直播间骂玉山的主播,主播只能连连道歉。其实人和人之间应该相互理解,一个地方出现了这么一个人,那也有点巧合,不能上升到整个县城来。”

山水间民宿位于三清山脚下,民宿老板娘告诉记者,不知道是由于天气还是“提灯定损”事件,清明假期确实出现了大量游客提前退订的现象。

“这三天退订的比例都比较高,我们家民宿是去年国庆才开的,目前房间不多,总共有9个。比如昨天都订满的情况下,一下子退了6个。”老板娘说,这件事情(提灯定损)没出之前,从3月的订房量来看,几乎每天都是爆满。

“我们这边不光有三清山,离婺源也比较近。3月中旬婺源油菜花开了,许多游客会过来打卡拍照。隔壁的民宿开得比较早,他们老板说,之前遇到风雨天的时候,也有部分游客退订,但是没有这次这么离谱,退订量也没有这次这么多,可能那个事情确实有冲击。”

老板娘说,这两天她接一些游客电话咨询时,还有人问“你们民宿会不会收磨损费?”

“你看今天,我们这边只收到了两三间房的预订。”

“每个地方都有好人坏人,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玉山也难得出这样一个反面案例。清明假期快结束了,游客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希望这件事的负面影响早点过去,当地大多数人是很好的人,我们也很欢迎大家来玉山游玩。”

昨天,玉山县城一家面包店的店员叹着气说,虽然门店顾客以本地人为主,但游客消费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我们现在卖面包还有优惠,顾客买10元面包我们送10元的券,不然很多都卖不掉。做生意的最讲究信用和文明,‘提灯定损’这么一搞,整个县城的信用分和文明分都大打折扣。”

郭某林家住宅附近一家小超市老板说,本村人现在不太愿意讨论这件事,但是网络热度实在太高了,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了比较恶劣的影响。

“最近几天,很多网红主播都来过,白天来看一眼和拍照也就算了,有时候深更半夜也来,还说我们是穷凶极恶的村民……其实我们本村人不怎么和他(郭某林)来往的,发生这件事之后,更想要划清界限。”

“真的很难受,很难受……我们也是普通人,我们也要生活啊。”(据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编辑:骆婧文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京ICP备20220226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