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杂志社官网

“公务员献血事件”女子包机转院?其父:花费百余万,钱是借来的

时间:2023-11-30来源:新京报点击量:68

西藏阿里“全体公务员”为车祸女子献血事件被各方澄清后,“高价包机转院”的网传消息让此事再起波澜。11月29日晚间,针对此说法,当事女子的父亲余先生向新京报记者讲述称,家人确曾为女儿包下医疗转机转院救治,花费约120万元,“都是借来的。”

余先生解释说,自己并非富贵家庭,“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单位里开车的,你说有多少收入?”截至目前,女儿的医疗费用共计不到160万元(包括包机费用),其中,在阿里地区花费将近7万元,在成都市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下称“华西医院”)花费将近10万元。

余先生回忆,10月14日晚,他接到女儿出车祸的消息时,“整个人傻掉了,一下子躺到地上去了。”回过神来,他立即从上海坐飞机赶往西藏。先到拉萨,再转机到阿里,16日,他终于在医院见到女儿。彼时,女儿的伤情仍很严重。阿里地区人民医院(下称“阿里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可以通过包机转院的方式,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救治。

转运车祸女子的湾流G550。网页截图

记者查询得知,此次转运使用的湾流G550公务机由海南某航空医疗急救服务公司提供。该公司微信公众号提到,其主营业务为“重症医疗长途转运”,提供包括医疗专机在内的多种转运服务。

向航空公司咨询价格后,余先生开始借钱,借钱对象包括“好心人、单位的领导”,一笔笔钱通过手机转账过来。

余先生说,据他所知,自家和女婿家的亲属中几乎没有公职人员。而女儿本人,则是上海某区一镇上的银行职员,并非网上所传女儿是医护人员。为了救女儿的命,他和女婿等亲友都“想尽一切办法”找人求助。

对于为何能短时间筹集到大量适配女儿血型的血,余先生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我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当事女子的丈夫陶先生回忆,得知妻子缺血后,自己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发给了其他家人,之后便一直陪护妻子。据他了解,家里人又托了亲戚、朋友,层层去找(关系)、去问。

新京报此前报道,29日下午,西藏阿里地区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为当事女子献血是当地干部群众的自愿行为。“我们当地人口不多,平时看到朋友圈里有需要献血的消息,干部群众都会出于好心主动去献血,不论是谁需要,这次也一样,并不是像网络传言那样强制去献血。”

对于那句争议较大的聊天记录(“我小姑姑联系了上海市卫健委,卫健委联系了阿里部门,动用了阿里所有公务人员献血”),陶先生解释,“小姑姑是平时一有事就会出来帮我的人,所以当时发信息时第一时间想到了小姑姑。至于谁能接触到上海市卫健委,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余先生回忆,前去见女儿的路上,遇到不少好心人。到拉萨时正下大雪,飞机延误,他把女儿的情况告诉机场警方,“警方甚至表示可以开车去阿里。”但因车程将近20小时,余先生最后还是选择坐飞机。余先生还记得,负责处理女儿车祸的两名警察一直守在医院,关心女儿的病情。转院当天,从阿里医院到机场的一小时路程中,有警车在前方带路。

余先生说,女儿在成都治疗后,待伤情稳定,他便租下一辆空间较大的商务车,开了2000多公里,带女儿回上海。女儿躺在车后排,“插着针管,肋骨断了,腰椎、从头到脚都伤了。”这趟行程花了将近三天,开车的时间约26小时,花了2000多元。回上海后,女儿现在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继续接受住院治疗。


编辑:靳润之
头条
要闻

央视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中国新闻网 学习强国 中华网 环球网 澎湃新闻 新京报网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免责声明 广告报价 神州网 © 2013-2022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2022654号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内页

“公务员献血事件”女子包机转院?其父:花费百余万,钱是借来的

时间:2023-11-30来源:新京报

西藏阿里“全体公务员”为车祸女子献血事件被各方澄清后,“高价包机转院”的网传消息让此事再起波澜。11月29日晚间,针对此说法,当事女子的父亲余先生向新京报记者讲述称,家人确曾为女儿包下医疗转机转院救治,花费约120万元,“都是借来的。”

余先生解释说,自己并非富贵家庭,“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单位里开车的,你说有多少收入?”截至目前,女儿的医疗费用共计不到160万元(包括包机费用),其中,在阿里地区花费将近7万元,在成都市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下称“华西医院”)花费将近10万元。

余先生回忆,10月14日晚,他接到女儿出车祸的消息时,“整个人傻掉了,一下子躺到地上去了。”回过神来,他立即从上海坐飞机赶往西藏。先到拉萨,再转机到阿里,16日,他终于在医院见到女儿。彼时,女儿的伤情仍很严重。阿里地区人民医院(下称“阿里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可以通过包机转院的方式,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救治。

转运车祸女子的湾流G550。网页截图

记者查询得知,此次转运使用的湾流G550公务机由海南某航空医疗急救服务公司提供。该公司微信公众号提到,其主营业务为“重症医疗长途转运”,提供包括医疗专机在内的多种转运服务。

向航空公司咨询价格后,余先生开始借钱,借钱对象包括“好心人、单位的领导”,一笔笔钱通过手机转账过来。

余先生说,据他所知,自家和女婿家的亲属中几乎没有公职人员。而女儿本人,则是上海某区一镇上的银行职员,并非网上所传女儿是医护人员。为了救女儿的命,他和女婿等亲友都“想尽一切办法”找人求助。

对于为何能短时间筹集到大量适配女儿血型的血,余先生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我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当事女子的丈夫陶先生回忆,得知妻子缺血后,自己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发给了其他家人,之后便一直陪护妻子。据他了解,家里人又托了亲戚、朋友,层层去找(关系)、去问。

新京报此前报道,29日下午,西藏阿里地区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为当事女子献血是当地干部群众的自愿行为。“我们当地人口不多,平时看到朋友圈里有需要献血的消息,干部群众都会出于好心主动去献血,不论是谁需要,这次也一样,并不是像网络传言那样强制去献血。”

对于那句争议较大的聊天记录(“我小姑姑联系了上海市卫健委,卫健委联系了阿里部门,动用了阿里所有公务人员献血”),陶先生解释,“小姑姑是平时一有事就会出来帮我的人,所以当时发信息时第一时间想到了小姑姑。至于谁能接触到上海市卫健委,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余先生回忆,前去见女儿的路上,遇到不少好心人。到拉萨时正下大雪,飞机延误,他把女儿的情况告诉机场警方,“警方甚至表示可以开车去阿里。”但因车程将近20小时,余先生最后还是选择坐飞机。余先生还记得,负责处理女儿车祸的两名警察一直守在医院,关心女儿的病情。转院当天,从阿里医院到机场的一小时路程中,有警车在前方带路。

余先生说,女儿在成都治疗后,待伤情稳定,他便租下一辆空间较大的商务车,开了2000多公里,带女儿回上海。女儿躺在车后排,“插着针管,肋骨断了,腰椎、从头到脚都伤了。”这趟行程花了将近三天,开车的时间约26小时,花了2000多元。回上海后,女儿现在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继续接受住院治疗。


编辑:靳润之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京ICP备20220226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