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杂志社官网

观点|“首尔弗里兹”值得炒作吗?

时间:2022-09-07来源:澎湃新闻点击量:298

9月5日,首尔弗里兹(Frieze Seoul)艺术博览会在韩国首尔国际会展中心落下帷幕。这是弗里兹在亚洲举办的首个博览会,被认为对标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然而,首尔弗里兹值得炒作吗?在艺术品市场上的“亚洲”一词的意义为何?

2022首尔弗里兹博览会现场。Photo by Lets Studio. Courtesy Lets Studio and Frieze.

2003年,伦敦弗里兹艺博会首次亮相便名声大噪,很快跻身于欧洲四大艺术博览会之列。在进入欧洲、美国之后,弗里兹在亚洲的首个博览会落地韩国首尔,不仅引起了业内的关注,也让韩国乃至亚洲艺术市场为之兴奋。

杰森·咸(Jason Haam)是一位年轻的韩国画廊主,他位于首尔城北的画廊主经营非韩国艺术家的作品,他将首尔弗里兹的存在描述为“如同奥运在韩国举行,我只想参与其中。”

毫无疑问,博览会入口处蜿蜒而过的队伍更像是一场体育赛事,而非艺术博览会。而且队伍不在弗里兹标志性的帐篷里,而是在巨大且不那么个性化的首尔国际会展中心中,然而,这个会展中心发生的展会可能比赛场比赛更具持久的影响力。

佩罗廷(Perotin)画廊展位。

长期以来,亚洲艺术市场一直受到资金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弗里兹入驻首尔,是否有可能建立一个新的艺术交易中心?首尔弗里兹被视为一场艺术运动的高潮,这场运动始于佩斯画廊、(Pace)、奥地利塔达斯画廊(Thaddaeus Ropac)和佩罗廷(Perotin)等国际画廊在首尔开设空间。詹姆斯·李(James Lee)最初开设了一家咨询公司,现在在首尔经营一家名为BB&M的当代艺术画廊,他称这些“蓝筹画廊”的到来是“有益的”。虽然这是个好兆头,但是否会为首尔弗里兹带来成功?还需论证。

首尔弗里兹C厅俯视。

首尔弗里兹看起来与其他城市的艺博会或弗里兹大师展没有太大区别。依旧是典型的艺术品挂于展位的模式,大多数画廊都努力提供一流的作品,即使凯瑟琳·伯恩哈特(Katherine Bernhardt)似乎比大多数艺术家出现得更频繁。

最引人注目的是纽约阿奎维拉(Acquavella)画廊在弗里兹大师展部分策划了惊人的作品组合。他们展台的中心是安迪·沃霍尔巨大的作品《特洛伊》,同时还展示了一只非典型但吸引眼球的巴斯奎特的《鸟》,旁边是毕加索的《戴红色贝雷帽的女人》和蒙德里安的《构成II,黄、红、蓝》。伦敦的艺术商人理查德·纳吉(Richard Nagy)在2019年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施展了同样的伎俩,用一组埃贡·席勒的非凡作品,将展位变成展示早期奥地利表现主义作品的平台,可能对于不太熟悉这一时期作品的藏家而言,理查德·纳吉的立场成为收藏的指引。

阿奎维拉画廊展位上,毕加索作品《戴红色贝雷帽的女人》。

不同寻常的是,大师展区域18个展位中有3个在出售手稿和书籍。丹尼尔·克劳奇珍本书店(Daniel Crouch Rare Books)的老板丹尼尔·克劳奇说自己参加首尔弗里兹并非偶然,“印刷术是东方发明,东方人懂得欣赏印刷之细致”“我与韩国一些机构和私人藏家做了大约18年的生意。”这表明韩国有一个成熟的收藏家群体,这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克劳奇所描述的“出奇忙碌”的一天。

2022首尔弗里兹丹尼尔·克劳奇珍本书店展位

一年前在首尔开设空间的奥地利塔达斯画廊证实了韩国藏家群体的实力。“这里有很棒的艺术学院,培养了出色的艺术家,有专业的策展团队,这里是世界上私人博物馆数量最多的地方之一。”这位画廊老板说。

当然,他所描述的是当地的收藏家群体中,富有的年轻人不容轻视。展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围绕着“鱿鱼游戏”的演员、韩国流行音乐明星“防弹少防弹团”(BTS)的说唱歌手RM到来的兴奋。画廊看到了这些娱乐明星与年轻收藏家之间的联系——RM直言不讳地表达了他对艺术的支持,“防弹少年团”将推广视觉艺术和展览作为其活动的一部分——他说:“韩国流行音乐对年轻一代的藏家影响很大。”“藏家们都很年轻,受过良好的教育,这就是有趣的地方。”

2022首尔弗里兹,Bank画廊展位

这表明首尔弗里兹是一个在地环境中表现出色的展会,但并不代表能像画廊希望那样,成为通往亚洲市场的又一门户。LGDR的创始人之一布莱特·格瑞(Brett Gorvy)提出:“除中国外,亚洲哪里能找到强大的观众?”的问题,他给出了“慎重”的观点,认为首尔弗里兹只是其亚洲战略基石的一部分。任何展会都有当地特色,首尔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风味。 “大多数博览会的销售在藏家预览首日就结束了,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第二天还有销售。瑞士巴塞尔博览会的第二天,往往重要藏家都离开了。 但在首尔,感觉每天我们都有不同的人到来,也有人会再回来。”格瑞说。因此,LGDR采取了非常规的陈列,每一天准备有不同的作品,以表达画廊的不同面向。展位首日展示了乔尔·梅斯勒(Joel Mesler)洛杉矶韩国城(LA Korea town)风格的作品,这些作品很好地融入了韩国的环境。

2022首尔弗里兹,伊朗达斯坦画廊展位

伊朗达斯坦画廊(Dastan)是此次博览会焦点展位之一。在与达斯坦画廊主霍尔莫兹·赫玛提安(Hormoz Hematian)交谈后了解到,他们正在展示阿里·贝赫什蒂的作品。这些黑白水墨作品将当地地毯的图案渲染成3D图形,具有一种静止的美感,使用的技术与中国传统水墨画相关。“当人们听到‘亚洲’这个词时,伊朗并不是第一个浮现在脑海中的地方,但它在很大程度上是亚洲文化的一部分。”赫玛提安说。

2022首尔弗里兹,Silverlens Galleries展位

虽然弗里兹成功地为许多参展的画廊带来了新的观众,并为当地画廊注入了新的活力,且非常具有韩国特色。但以售出作品的数量计,这次博览会是成功的。但与其在亚洲的竞争对手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相比依旧略逊一筹,后者的售出作品的单价有时会超过千万美元。然而,在艺术品市场上的“亚洲”一词的意义为何?整个亚洲有各种各样的市场,任何有全球野心的人都必须想办法接近这些市场。

2022首尔弗里兹公共区域

部分售出的作品

豪瑟沃斯 乔治·康多,280万美元

乔治·康多,《红色构成》,2022

亚洲市场,对乔治·康多的毕加索风格的绘画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2021年,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为康多举办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个展,展出了200多件作品。2020年,他的作品在佳士得香港拍卖会上以658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创下了他本人的拍卖记录。

乔治·康多的热潮在首尔弗里兹延续,据报道,豪瑟沃斯以28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一件2022年新作卖给了韩国的一家私人美术馆。豪瑟沃斯还公布了以18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一幅马克·布拉德福德的新作。

柏林马吉斯画廊(Sprüth Magers),乔治·康多,150万美元

乔治·康多,《微笑的轮廓》,2022

马吉斯画廊也感受到了亚洲藏家对康多的热情,他2022年的新作《微笑的轮廓》以1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中国藏家。与康多众多作品一样,这幅作品借鉴了毕加索的肖像,呈现出牙齿、眼睛和头发。如果画廊的销售报告是可信的,仅康多就至少为首尔弗里兹带来430万美元的销售额。

佩斯画廊,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47.5万美元

亚当·彭德尔顿,《无题(我们不是)》,2022

没有多少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能以接近乔治·康多或布拉德福德的价格售出,但其他一些画廊表示,他们以可以跻身代理艺术家作品最高售价之列的价格售出了作品。

佩斯画廊公布,亚当·彭德尔顿2022年的《无题(我们不是)》以 47.5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仅比他的拍卖纪录低了3万美元。这件作品与他在2021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展览上出现的作品相似,是彭德尔顿渲染模棱两可的文本短语的一个例子,就像他曾经说的,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里森画廊,安尼施·卡普尔,77.5万英镑

卡普尔,《Random Triangle Mirror》,2015

里森画廊售出多件作品,包括以77.5万英镑的价格售出的安尼施·卡普尔作品《Random Triangle Mirror》和12万美元售出的休·海登(Hugh Hayden)作品《Red, White, and Blonde》,其代理的中国艺术家李然也有作品《恼人的春风》以2.4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LGDR,乔尔·梅斯勒

乔尔·梅斯勒作品

纽约LGDR画廊表示,VIP首日带到其展位的所有乔尔·梅斯勒的作品均已售出或为买家保留。乔尔·梅斯勒的作品通常以夸张的彩色图案著称。画廊工作人员说,这些作品的价值在2.5万美元到17.5万美元之间。不过,与梅斯勒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佳士得拍卖创下的90 .72万美元相比,这个价格只是一个零头。

莱曼莫平画廊(Lehmann Maupin), 李昢(Lee Bul),26万美元

李昢,《Perdu CXXXIX》,2022

许多西方画廊选择在首尔弗里兹聚焦西方艺术家,于2017年开设了首尔空间的莱曼莫平画廊虽然在很大程度上符合这一趋势,但也给了李昢、徐道获(Do Ho Suh)等韩国艺术家相当大的空间。

据画廊称,李昢是展位内最畅销的艺术家之一,她2022年的画作《Perdu CXXXIX》以26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据报道,同一系列的其他作品在塔达斯画廊的展位19万美元售出。

比利时画廊胡夫肯斯(Xavier Hufkens),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斯特林·鲁比,涡轮机系列,2022

来自布鲁塞尔胡夫肯斯画廊把整个展位都交给了斯特林·鲁比并表示,每一件作品都找到了买家。这些新抽象作品的价格在37.5万美元到47.5万美元之间,它们形成了一个名为“涡轮机”的系列,其材料洒在大画布上,以一种让人想起风的余波。

注:本文编译自阿波罗网站作者Edward Behrens和《ARTnews》作者Alex Greenberger对首尔弗里兹博览会的报道。


编辑:单思月
头条
要闻

央视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中国新闻网 学习强国 中华网 环球网 澎湃新闻 新京报网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免责声明 广告报价 神州网 © 2013-2022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2022654号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内页

观点|“首尔弗里兹”值得炒作吗?

时间:2022-09-07来源:澎湃新闻

9月5日,首尔弗里兹(Frieze Seoul)艺术博览会在韩国首尔国际会展中心落下帷幕。这是弗里兹在亚洲举办的首个博览会,被认为对标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然而,首尔弗里兹值得炒作吗?在艺术品市场上的“亚洲”一词的意义为何?

2022首尔弗里兹博览会现场。Photo by Lets Studio. Courtesy Lets Studio and Frieze.

2003年,伦敦弗里兹艺博会首次亮相便名声大噪,很快跻身于欧洲四大艺术博览会之列。在进入欧洲、美国之后,弗里兹在亚洲的首个博览会落地韩国首尔,不仅引起了业内的关注,也让韩国乃至亚洲艺术市场为之兴奋。

杰森·咸(Jason Haam)是一位年轻的韩国画廊主,他位于首尔城北的画廊主经营非韩国艺术家的作品,他将首尔弗里兹的存在描述为“如同奥运在韩国举行,我只想参与其中。”

毫无疑问,博览会入口处蜿蜒而过的队伍更像是一场体育赛事,而非艺术博览会。而且队伍不在弗里兹标志性的帐篷里,而是在巨大且不那么个性化的首尔国际会展中心中,然而,这个会展中心发生的展会可能比赛场比赛更具持久的影响力。

佩罗廷(Perotin)画廊展位。

长期以来,亚洲艺术市场一直受到资金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弗里兹入驻首尔,是否有可能建立一个新的艺术交易中心?首尔弗里兹被视为一场艺术运动的高潮,这场运动始于佩斯画廊、(Pace)、奥地利塔达斯画廊(Thaddaeus Ropac)和佩罗廷(Perotin)等国际画廊在首尔开设空间。詹姆斯·李(James Lee)最初开设了一家咨询公司,现在在首尔经营一家名为BB&M的当代艺术画廊,他称这些“蓝筹画廊”的到来是“有益的”。虽然这是个好兆头,但是否会为首尔弗里兹带来成功?还需论证。

首尔弗里兹C厅俯视。

首尔弗里兹看起来与其他城市的艺博会或弗里兹大师展没有太大区别。依旧是典型的艺术品挂于展位的模式,大多数画廊都努力提供一流的作品,即使凯瑟琳·伯恩哈特(Katherine Bernhardt)似乎比大多数艺术家出现得更频繁。

最引人注目的是纽约阿奎维拉(Acquavella)画廊在弗里兹大师展部分策划了惊人的作品组合。他们展台的中心是安迪·沃霍尔巨大的作品《特洛伊》,同时还展示了一只非典型但吸引眼球的巴斯奎特的《鸟》,旁边是毕加索的《戴红色贝雷帽的女人》和蒙德里安的《构成II,黄、红、蓝》。伦敦的艺术商人理查德·纳吉(Richard Nagy)在2019年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施展了同样的伎俩,用一组埃贡·席勒的非凡作品,将展位变成展示早期奥地利表现主义作品的平台,可能对于不太熟悉这一时期作品的藏家而言,理查德·纳吉的立场成为收藏的指引。

阿奎维拉画廊展位上,毕加索作品《戴红色贝雷帽的女人》。

不同寻常的是,大师展区域18个展位中有3个在出售手稿和书籍。丹尼尔·克劳奇珍本书店(Daniel Crouch Rare Books)的老板丹尼尔·克劳奇说自己参加首尔弗里兹并非偶然,“印刷术是东方发明,东方人懂得欣赏印刷之细致”“我与韩国一些机构和私人藏家做了大约18年的生意。”这表明韩国有一个成熟的收藏家群体,这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克劳奇所描述的“出奇忙碌”的一天。

2022首尔弗里兹丹尼尔·克劳奇珍本书店展位

一年前在首尔开设空间的奥地利塔达斯画廊证实了韩国藏家群体的实力。“这里有很棒的艺术学院,培养了出色的艺术家,有专业的策展团队,这里是世界上私人博物馆数量最多的地方之一。”这位画廊老板说。

当然,他所描述的是当地的收藏家群体中,富有的年轻人不容轻视。展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围绕着“鱿鱼游戏”的演员、韩国流行音乐明星“防弹少防弹团”(BTS)的说唱歌手RM到来的兴奋。画廊看到了这些娱乐明星与年轻收藏家之间的联系——RM直言不讳地表达了他对艺术的支持,“防弹少年团”将推广视觉艺术和展览作为其活动的一部分——他说:“韩国流行音乐对年轻一代的藏家影响很大。”“藏家们都很年轻,受过良好的教育,这就是有趣的地方。”

2022首尔弗里兹,Bank画廊展位

这表明首尔弗里兹是一个在地环境中表现出色的展会,但并不代表能像画廊希望那样,成为通往亚洲市场的又一门户。LGDR的创始人之一布莱特·格瑞(Brett Gorvy)提出:“除中国外,亚洲哪里能找到强大的观众?”的问题,他给出了“慎重”的观点,认为首尔弗里兹只是其亚洲战略基石的一部分。任何展会都有当地特色,首尔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风味。 “大多数博览会的销售在藏家预览首日就结束了,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第二天还有销售。瑞士巴塞尔博览会的第二天,往往重要藏家都离开了。 但在首尔,感觉每天我们都有不同的人到来,也有人会再回来。”格瑞说。因此,LGDR采取了非常规的陈列,每一天准备有不同的作品,以表达画廊的不同面向。展位首日展示了乔尔·梅斯勒(Joel Mesler)洛杉矶韩国城(LA Korea town)风格的作品,这些作品很好地融入了韩国的环境。

2022首尔弗里兹,伊朗达斯坦画廊展位

伊朗达斯坦画廊(Dastan)是此次博览会焦点展位之一。在与达斯坦画廊主霍尔莫兹·赫玛提安(Hormoz Hematian)交谈后了解到,他们正在展示阿里·贝赫什蒂的作品。这些黑白水墨作品将当地地毯的图案渲染成3D图形,具有一种静止的美感,使用的技术与中国传统水墨画相关。“当人们听到‘亚洲’这个词时,伊朗并不是第一个浮现在脑海中的地方,但它在很大程度上是亚洲文化的一部分。”赫玛提安说。

2022首尔弗里兹,Silverlens Galleries展位

虽然弗里兹成功地为许多参展的画廊带来了新的观众,并为当地画廊注入了新的活力,且非常具有韩国特色。但以售出作品的数量计,这次博览会是成功的。但与其在亚洲的竞争对手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相比依旧略逊一筹,后者的售出作品的单价有时会超过千万美元。然而,在艺术品市场上的“亚洲”一词的意义为何?整个亚洲有各种各样的市场,任何有全球野心的人都必须想办法接近这些市场。

2022首尔弗里兹公共区域

部分售出的作品

豪瑟沃斯 乔治·康多,280万美元

乔治·康多,《红色构成》,2022

亚洲市场,对乔治·康多的毕加索风格的绘画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2021年,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为康多举办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个展,展出了200多件作品。2020年,他的作品在佳士得香港拍卖会上以658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创下了他本人的拍卖记录。

乔治·康多的热潮在首尔弗里兹延续,据报道,豪瑟沃斯以28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一件2022年新作卖给了韩国的一家私人美术馆。豪瑟沃斯还公布了以18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一幅马克·布拉德福德的新作。

柏林马吉斯画廊(Sprüth Magers),乔治·康多,150万美元

乔治·康多,《微笑的轮廓》,2022

马吉斯画廊也感受到了亚洲藏家对康多的热情,他2022年的新作《微笑的轮廓》以1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中国藏家。与康多众多作品一样,这幅作品借鉴了毕加索的肖像,呈现出牙齿、眼睛和头发。如果画廊的销售报告是可信的,仅康多就至少为首尔弗里兹带来430万美元的销售额。

佩斯画廊,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47.5万美元

亚当·彭德尔顿,《无题(我们不是)》,2022

没有多少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能以接近乔治·康多或布拉德福德的价格售出,但其他一些画廊表示,他们以可以跻身代理艺术家作品最高售价之列的价格售出了作品。

佩斯画廊公布,亚当·彭德尔顿2022年的《无题(我们不是)》以 47.5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仅比他的拍卖纪录低了3万美元。这件作品与他在2021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展览上出现的作品相似,是彭德尔顿渲染模棱两可的文本短语的一个例子,就像他曾经说的,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里森画廊,安尼施·卡普尔,77.5万英镑

卡普尔,《Random Triangle Mirror》,2015

里森画廊售出多件作品,包括以77.5万英镑的价格售出的安尼施·卡普尔作品《Random Triangle Mirror》和12万美元售出的休·海登(Hugh Hayden)作品《Red, White, and Blonde》,其代理的中国艺术家李然也有作品《恼人的春风》以2.4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LGDR,乔尔·梅斯勒

乔尔·梅斯勒作品

纽约LGDR画廊表示,VIP首日带到其展位的所有乔尔·梅斯勒的作品均已售出或为买家保留。乔尔·梅斯勒的作品通常以夸张的彩色图案著称。画廊工作人员说,这些作品的价值在2.5万美元到17.5万美元之间。不过,与梅斯勒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佳士得拍卖创下的90 .72万美元相比,这个价格只是一个零头。

莱曼莫平画廊(Lehmann Maupin), 李昢(Lee Bul),26万美元

李昢,《Perdu CXXXIX》,2022

许多西方画廊选择在首尔弗里兹聚焦西方艺术家,于2017年开设了首尔空间的莱曼莫平画廊虽然在很大程度上符合这一趋势,但也给了李昢、徐道获(Do Ho Suh)等韩国艺术家相当大的空间。

据画廊称,李昢是展位内最畅销的艺术家之一,她2022年的画作《Perdu CXXXIX》以26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据报道,同一系列的其他作品在塔达斯画廊的展位19万美元售出。

比利时画廊胡夫肯斯(Xavier Hufkens),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斯特林·鲁比,涡轮机系列,2022

来自布鲁塞尔胡夫肯斯画廊把整个展位都交给了斯特林·鲁比并表示,每一件作品都找到了买家。这些新抽象作品的价格在37.5万美元到47.5万美元之间,它们形成了一个名为“涡轮机”的系列,其材料洒在大画布上,以一种让人想起风的余波。

注:本文编译自阿波罗网站作者Edward Behrens和《ARTnews》作者Alex Greenberger对首尔弗里兹博览会的报道。


编辑:单思月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京ICP备20220226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