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杂志社官网

俞大鹏:量子科技发展不能靠单枪匹马,而要交叉领域协同创新

时间:2022-08-26来源:澎湃新闻点击量:266

·“把所有单项技术做到极致,做到世界一流,集成起来才能创造出能够执行有实用价值的量子计算机。”

中国科学院院士、深圳国际量子研究院院长、南方科技大学讲席教授俞大鹏

“量子科技是挑战人类操控微观世界的跨行业系统工程,不是靠一家一户单枪匹马可以完成,需要交叉领域的协同创新。大家要把所有单项技术做到极致,做到世界一流,集成起来才能创造出能够执行有实用价值的量子计算机。”8月25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深圳国际量子研究院院长、南方科技大学讲席教授俞大鹏在“量见未来”量子开发者大会上说道。

俞大鹏长期从事低维纳米结构物理研究,是最早发现自下而上制备一维半导体纳米线和二维狄拉克量子材料表征方法的国际先驱之一,为低维量子材料的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近十几年来,其研究重心集中在对单根纳米线、单体量子结构的光电力热磁等物理性质的精确量子调控上,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其领导的研究团队对纳米线、石墨烯等单个微观结构的光电力热磁等物理性质的操控能力达到了新的高度。

俞大鹏曾表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本特征就是万物互联互通,是信息物理化、信息数字化。在这一背景下,冯·诺依曼计算机构架数字计算将碰到物理极限,摩尔定律将走到尽头,这是由其物理原理决定的。另一方面,当前数据量每两年翻一番,每个人都是大数据的创造者,巨大的算力需求让量子计算的应用势在必行。

“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从拥有非常多摄像头的智慧城市,到拥有海量数据的国家基因库,海量的算力需求把目前还不那么强大的量子技术推到人们面前。”俞大鹏说道。

在俞大鹏看来,我国在量子科技领域有利的一面是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量子科技是国际强国竞争的战略制高点,也是我国优先发展的战略国策。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召开了政治局集体学习,对量子科技发展做出了重要指示。同时,作为我国量子科技核心战略力量的国家实验室已经成立,包括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在信息领域的优势企业也高度重视,积极参与量子科技的开发和推进。”

除了讲解我国量子科技领域的优势外,俞大鹏也谈到了我国量子科技当前面临的内忧和外患。

在内忧方面,俞大鹏说道,“由于传统的影响,我们国家在高科技领域存在重复建设、恶性竞争的现象。目前可以看到,做量子的人比较多,真正有自己核心技术和竞争力的并不多见。同时整体来讲,过去重视论文,但对核心关键技术的研发重视不够。”

而就外患而言,“现在国际形势变化,美国《芯片与科学法案》的签署对于我们国家在量子科技领域产生的影响非常深远,现在很多高科技设备都受到禁运,不重视核心关键技术的话,我们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俞大鹏表示。

8月初,美国政府签署《芯片与科学法案》。该法案第二部分有三个项目为量子产业提供特定资金,金额超过6亿美元。

对于如何发展量子计算,俞大鹏也曾在一次演讲中给出了建议。他表示,首先,我国量子计算目前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需要培育产业生态。其次,量子计算机的研发需要跨学科人才。研发量子计算机不能只靠物理学家,还需要计算机软硬件、电子电气等交叉学科的人才参与研发。第三,要意识到制造量子计算机比研究量子计算更紧迫,先制造出量子计算机,再进行迭代。最后,要做好量子科技科普,加强人才培养、储备未来人才。


编辑:单思月
头条
要闻

央视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中国新闻网 学习强国 中华网 环球网 澎湃新闻 新京报网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免责声明 广告报价 神州网 © 2013-2022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2022654号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内页

俞大鹏:量子科技发展不能靠单枪匹马,而要交叉领域协同创新

时间:2022-08-26来源:澎湃新闻

·“把所有单项技术做到极致,做到世界一流,集成起来才能创造出能够执行有实用价值的量子计算机。”

中国科学院院士、深圳国际量子研究院院长、南方科技大学讲席教授俞大鹏

“量子科技是挑战人类操控微观世界的跨行业系统工程,不是靠一家一户单枪匹马可以完成,需要交叉领域的协同创新。大家要把所有单项技术做到极致,做到世界一流,集成起来才能创造出能够执行有实用价值的量子计算机。”8月25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深圳国际量子研究院院长、南方科技大学讲席教授俞大鹏在“量见未来”量子开发者大会上说道。

俞大鹏长期从事低维纳米结构物理研究,是最早发现自下而上制备一维半导体纳米线和二维狄拉克量子材料表征方法的国际先驱之一,为低维量子材料的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近十几年来,其研究重心集中在对单根纳米线、单体量子结构的光电力热磁等物理性质的精确量子调控上,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其领导的研究团队对纳米线、石墨烯等单个微观结构的光电力热磁等物理性质的操控能力达到了新的高度。

俞大鹏曾表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本特征就是万物互联互通,是信息物理化、信息数字化。在这一背景下,冯·诺依曼计算机构架数字计算将碰到物理极限,摩尔定律将走到尽头,这是由其物理原理决定的。另一方面,当前数据量每两年翻一番,每个人都是大数据的创造者,巨大的算力需求让量子计算的应用势在必行。

“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从拥有非常多摄像头的智慧城市,到拥有海量数据的国家基因库,海量的算力需求把目前还不那么强大的量子技术推到人们面前。”俞大鹏说道。

在俞大鹏看来,我国在量子科技领域有利的一面是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量子科技是国际强国竞争的战略制高点,也是我国优先发展的战略国策。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召开了政治局集体学习,对量子科技发展做出了重要指示。同时,作为我国量子科技核心战略力量的国家实验室已经成立,包括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在信息领域的优势企业也高度重视,积极参与量子科技的开发和推进。”

除了讲解我国量子科技领域的优势外,俞大鹏也谈到了我国量子科技当前面临的内忧和外患。

在内忧方面,俞大鹏说道,“由于传统的影响,我们国家在高科技领域存在重复建设、恶性竞争的现象。目前可以看到,做量子的人比较多,真正有自己核心技术和竞争力的并不多见。同时整体来讲,过去重视论文,但对核心关键技术的研发重视不够。”

而就外患而言,“现在国际形势变化,美国《芯片与科学法案》的签署对于我们国家在量子科技领域产生的影响非常深远,现在很多高科技设备都受到禁运,不重视核心关键技术的话,我们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俞大鹏表示。

8月初,美国政府签署《芯片与科学法案》。该法案第二部分有三个项目为量子产业提供特定资金,金额超过6亿美元。

对于如何发展量子计算,俞大鹏也曾在一次演讲中给出了建议。他表示,首先,我国量子计算目前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需要培育产业生态。其次,量子计算机的研发需要跨学科人才。研发量子计算机不能只靠物理学家,还需要计算机软硬件、电子电气等交叉学科的人才参与研发。第三,要意识到制造量子计算机比研究量子计算更紧迫,先制造出量子计算机,再进行迭代。最后,要做好量子科技科普,加强人才培养、储备未来人才。


编辑:单思月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京ICP备20220226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