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杂志社官网

山东小伙在欧洲买了匹白马骑着回国 半年走了2500公里

时间:2022-08-25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点击量:613

近日,一位中国小伙打算从西班牙骑马回国的新闻让很多网友乐了,“好家伙!这要走多久?”“这一路上的见闻也丰富多彩了吧!”“一人一马走江湖,拉风!”记者联系到这名小伙,他叫徐智显,山东人,今年32岁。他告诉记者,自己从2月份出发,开启了一人一马的回国之旅,路上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

从今年二月开始“纵马欧亚”

已经走了2500多公里

当地时间23日早晨,徐智显打算骑着他那匹名叫“穗穗”的公马去大西洋海边拍照,被一大群好奇的荷兰幼儿园小朋友围住了。因为在欧洲,骑马旅行还是一件挺稀奇的事,人们即使骑马,一般也不会进入城市,所以他和“穗穗”引起大人和小孩的围观,记者联系他时,他正忙着维持秩序:“我得看着‘穗穗’,不能让它咬人。”


荷兰幼儿园小朋友围住“穗穗”观看

记者了解到,今年2月20日,徐智显从西班牙拉林市出发,到现在已经走了2500多公里,“每天都是意外,每天都有新情况。”


徐智显和“穗穗”

徐智显是山东菏泽人,出生于1990年,2009年高中毕业后到欧洲留学。他先在意大利热那亚读了大学,然后到挪威攻读研究生。2017年毕业后,他在意大利做了几年辅导老师。

他非常喜欢旅行,几年来几乎走遍了欧洲各地,“我对欧洲的历史、人文、艺术都挺熟悉的。”


徐智显一路上遇到不少人合影

在旅行过程中,他突然冒出一个新奇而大胆的念头:骑马回国!

在这一次纵马欧亚之前,徐智显和马基本上没有接触过,他说“纵马欧亚”的念头“突然就来了”,并没有经过什么筹划。

他把骑马回国的计划告诉家里人后,他们一直不肯相信,“我跟他们说了两个星期,他们说你这个事有完没完?你这个笑话能不能说一遍就行了?”徐智显说,后来家人才发现,他真的这么执行了,看到他骑马的旅程,家人也表示挺意外挺新奇的。


徐智显骑着“穗穗”回国,一路上可以看看风景

徐智显笑着对记者说,之前有媒体报道他“纵马欧亚”的目标是重新与自然和整个世界联系,结交朋友,了解各地的文化,“其实是他们给我升华啦,所有人问我什么原因的时候,我都说没有原因,这种事情就是你想做就做,还需要原因吗?他们可能想照顾读者的感受,自己给加了一段吧。”

从零开始学会了骑马

还和卖马商人结下深厚友谊

徐智显说,他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一旦决定下来,就开始着手准备。“当我决定要骑马回国的时候,我就在网上查了卖马的广告,发现西班牙拉林一位名叫哈维尔·布兰科的商人正在出售马匹,我就预约了和他见面。布兰科一开始认为我不是真想买马,没太在意,没想到我准时上门了,我们两人还一见如故,聊得特别投缘。”

布兰科当时询问徐智显有没有骑过马,徐智显老老实实回答:“骑过一次马,骑过一次骆驼。”于是布兰科从零开始教他骑马。他俩在一起待了3个月,一起过了2021年圣诞节和2022年元旦。他俩还意外成了好兄弟,徐智显从布兰科那里学会了骑术,而且学会了与马交流。布兰科还给徐智显推荐了一匹8岁的名叫“Furion”的纯种阿拉伯白马作为他回国的“坐骑”。

这匹名叫“Furion”的马当时没人骑,待在马场里,身上有点脏,还有小虫子。见到徐智显过来,“Furion”开始撒欢。徐智显就看中了这匹马,还给它起了个中文名字叫“穗穗”,“因为它爱吃带穗的东西。”

马的寿命大约为30岁,所以“穗穗”相当于一个青少年,而且是没有骟过的种马。在很多国家,公马除非当作种马,一般都会骟掉。西班牙人有一个骄傲的传统,敢骑不骟的公马。因为这个情况,“穗穗”比较有“性格”。

引起欧洲媒体关注

一路上方便了很多

布兰科帮徐智显策划了骑马线路,先走西班牙著名的“朝圣之路”。这是欧洲的一条文化之路,欧洲各地的天主教徒沿着这条路线到达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瞻仰使徒大教堂中圣徒雅各的遗骨。

在这条路上,每隔几公里就有一个住店和吃饭的地方,骑马和徒步都很方便,相当于一个国家旅游项目。出发之前,徐智显和布兰科不确定骑马从西班牙去法国、比利时等国需不需要办理签证手续,布兰科就带他到当地的报社,讲述了“纵马欧亚”的旅行计划,当地报纸非常感兴趣,进行了大幅报道,之后他拿着报纸去办各种证件,一路都很方便。

此后欧洲各国媒体对徐智显非常关注,每到一个地方,就有媒体前来采访。布兰科陪伴徐智显出发,一路将他送到地区边境的比埃尔索自由镇,满含热泪与他告别,之后徐智显独自踏上旅程。


布兰科送徐智显出发

最头疼的是马会“私奔”

还会没完没了地吃东西

他们每天大约走30公里,风景好的地方还会慢一些。欧洲的酒店一般要60欧元起步,徐智显为了省钱,就在迪卡侬买了最轻的帐篷、睡袋和充气床垫,晚上睡在帐篷里。一个月下来,加上钉马掌等费用,他花了不到600欧元。

每天早上他把帐篷收起来,洗漱吃饭之后出发,到了晚上找地方搭帐篷休息,“如果我一个人徒步的话,一个小时走5公里,6个小时就走完了,拉着它更慢,要走10到12个小时,一路上它没完没了地吃东西。”

有媒体曾经报道说,“穗穗”有一次跟着别的马“私奔”,马上驮的行李撒了一地,连电脑都给摔坏了,在警察的帮助下才找到马。徐智显说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而是“天天私奔,平时赶它走它都不走,但是一旦遇到其它的马,拉都拉不住。”


“穗穗”遇到别的马,玩起了“私奔”

马经常需要换马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经常去那些马术俱乐部,他们都有马掌师傅的联系方式,打个电话马掌师傅就开车过来了。马掌师傅们都不错,他们每天要钉一二十个马掌,是个高收入职业。”

如今在欧洲长途骑马旅行的人非常少,所以马掌师傅们见了徐智显,给的价格都很优惠。“穗穗”的草料就是路边的青草和庄稼,它现在吃鲜草习惯了,即使到了农场,人家给干草,它都不怎么吃。

得到很多热心人的帮助

也闹过不少笑话

如今很多欧洲人对马也没有什么了解,“我记得最好玩的一个事,是刚过比利牛斯山脉到法国,我从山里出来,浑身都湿透了,一个老人热情地拉着我去他家住,他家是一座小楼,他让我到楼上住,在门厅里放了一个大床垫,打算让马睡。”

有一次在卢瓦河边宿营,河道很宽,河水却很浅,河道里长满了青草,徐智显就把“穗穗”拴在一座大桥下吃草。那天好像是个节日,有几个人喝醉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穿过各种带刺的植物丛,跑到河道里把“穗穗”的缰绳割断,牵到徐智显的跟前,“还开导我说这里不安全,要把它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前不久在巴黎附近的森林里,“穗穗”又跑掉了,徐智显急着找马,把背包丢在路边,证件之类的物品都在里面。回来之后,他发现背包不见了,找了好久才在旁边小树丛后面找到。那里治安情况不是太好,可能有人从那里经过,担心背包被人偷走,就帮忙把包藏在那里了,只是害得徐智显找了不少时间。

目前徐智显已经到荷兰,下一步计划去德国,再去奥地利,维也纳的外国使馆比较多,可以在那里集中办理签证手续,然后经过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国,从西亚、中东方向回国。

不过徐智显天天都遇到意外,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只是“理想中的路线”。原来他计划一年走完这次旅行,现在不敢对时间做过多估计,但他并不着急,打算按每天30公里的速度悠哉前行。


编辑:单思月
头条
要闻

央视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中国新闻网 学习强国 中华网 环球网 澎湃新闻 新京报网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免责声明 广告报价 神州网 © 2013-2022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2022654号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内页

山东小伙在欧洲买了匹白马骑着回国 半年走了2500公里

时间:2022-08-25来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近日,一位中国小伙打算从西班牙骑马回国的新闻让很多网友乐了,“好家伙!这要走多久?”“这一路上的见闻也丰富多彩了吧!”“一人一马走江湖,拉风!”记者联系到这名小伙,他叫徐智显,山东人,今年32岁。他告诉记者,自己从2月份出发,开启了一人一马的回国之旅,路上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

从今年二月开始“纵马欧亚”

已经走了2500多公里

当地时间23日早晨,徐智显打算骑着他那匹名叫“穗穗”的公马去大西洋海边拍照,被一大群好奇的荷兰幼儿园小朋友围住了。因为在欧洲,骑马旅行还是一件挺稀奇的事,人们即使骑马,一般也不会进入城市,所以他和“穗穗”引起大人和小孩的围观,记者联系他时,他正忙着维持秩序:“我得看着‘穗穗’,不能让它咬人。”


荷兰幼儿园小朋友围住“穗穗”观看

记者了解到,今年2月20日,徐智显从西班牙拉林市出发,到现在已经走了2500多公里,“每天都是意外,每天都有新情况。”


徐智显和“穗穗”

徐智显是山东菏泽人,出生于1990年,2009年高中毕业后到欧洲留学。他先在意大利热那亚读了大学,然后到挪威攻读研究生。2017年毕业后,他在意大利做了几年辅导老师。

他非常喜欢旅行,几年来几乎走遍了欧洲各地,“我对欧洲的历史、人文、艺术都挺熟悉的。”


徐智显一路上遇到不少人合影

在旅行过程中,他突然冒出一个新奇而大胆的念头:骑马回国!

在这一次纵马欧亚之前,徐智显和马基本上没有接触过,他说“纵马欧亚”的念头“突然就来了”,并没有经过什么筹划。

他把骑马回国的计划告诉家里人后,他们一直不肯相信,“我跟他们说了两个星期,他们说你这个事有完没完?你这个笑话能不能说一遍就行了?”徐智显说,后来家人才发现,他真的这么执行了,看到他骑马的旅程,家人也表示挺意外挺新奇的。


徐智显骑着“穗穗”回国,一路上可以看看风景

徐智显笑着对记者说,之前有媒体报道他“纵马欧亚”的目标是重新与自然和整个世界联系,结交朋友,了解各地的文化,“其实是他们给我升华啦,所有人问我什么原因的时候,我都说没有原因,这种事情就是你想做就做,还需要原因吗?他们可能想照顾读者的感受,自己给加了一段吧。”

从零开始学会了骑马

还和卖马商人结下深厚友谊

徐智显说,他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一旦决定下来,就开始着手准备。“当我决定要骑马回国的时候,我就在网上查了卖马的广告,发现西班牙拉林一位名叫哈维尔·布兰科的商人正在出售马匹,我就预约了和他见面。布兰科一开始认为我不是真想买马,没太在意,没想到我准时上门了,我们两人还一见如故,聊得特别投缘。”

布兰科当时询问徐智显有没有骑过马,徐智显老老实实回答:“骑过一次马,骑过一次骆驼。”于是布兰科从零开始教他骑马。他俩在一起待了3个月,一起过了2021年圣诞节和2022年元旦。他俩还意外成了好兄弟,徐智显从布兰科那里学会了骑术,而且学会了与马交流。布兰科还给徐智显推荐了一匹8岁的名叫“Furion”的纯种阿拉伯白马作为他回国的“坐骑”。

这匹名叫“Furion”的马当时没人骑,待在马场里,身上有点脏,还有小虫子。见到徐智显过来,“Furion”开始撒欢。徐智显就看中了这匹马,还给它起了个中文名字叫“穗穗”,“因为它爱吃带穗的东西。”

马的寿命大约为30岁,所以“穗穗”相当于一个青少年,而且是没有骟过的种马。在很多国家,公马除非当作种马,一般都会骟掉。西班牙人有一个骄傲的传统,敢骑不骟的公马。因为这个情况,“穗穗”比较有“性格”。

引起欧洲媒体关注

一路上方便了很多

布兰科帮徐智显策划了骑马线路,先走西班牙著名的“朝圣之路”。这是欧洲的一条文化之路,欧洲各地的天主教徒沿着这条路线到达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瞻仰使徒大教堂中圣徒雅各的遗骨。

在这条路上,每隔几公里就有一个住店和吃饭的地方,骑马和徒步都很方便,相当于一个国家旅游项目。出发之前,徐智显和布兰科不确定骑马从西班牙去法国、比利时等国需不需要办理签证手续,布兰科就带他到当地的报社,讲述了“纵马欧亚”的旅行计划,当地报纸非常感兴趣,进行了大幅报道,之后他拿着报纸去办各种证件,一路都很方便。

此后欧洲各国媒体对徐智显非常关注,每到一个地方,就有媒体前来采访。布兰科陪伴徐智显出发,一路将他送到地区边境的比埃尔索自由镇,满含热泪与他告别,之后徐智显独自踏上旅程。


布兰科送徐智显出发

最头疼的是马会“私奔”

还会没完没了地吃东西

他们每天大约走30公里,风景好的地方还会慢一些。欧洲的酒店一般要60欧元起步,徐智显为了省钱,就在迪卡侬买了最轻的帐篷、睡袋和充气床垫,晚上睡在帐篷里。一个月下来,加上钉马掌等费用,他花了不到600欧元。

每天早上他把帐篷收起来,洗漱吃饭之后出发,到了晚上找地方搭帐篷休息,“如果我一个人徒步的话,一个小时走5公里,6个小时就走完了,拉着它更慢,要走10到12个小时,一路上它没完没了地吃东西。”

有媒体曾经报道说,“穗穗”有一次跟着别的马“私奔”,马上驮的行李撒了一地,连电脑都给摔坏了,在警察的帮助下才找到马。徐智显说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而是“天天私奔,平时赶它走它都不走,但是一旦遇到其它的马,拉都拉不住。”


“穗穗”遇到别的马,玩起了“私奔”

马经常需要换马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经常去那些马术俱乐部,他们都有马掌师傅的联系方式,打个电话马掌师傅就开车过来了。马掌师傅们都不错,他们每天要钉一二十个马掌,是个高收入职业。”

如今在欧洲长途骑马旅行的人非常少,所以马掌师傅们见了徐智显,给的价格都很优惠。“穗穗”的草料就是路边的青草和庄稼,它现在吃鲜草习惯了,即使到了农场,人家给干草,它都不怎么吃。

得到很多热心人的帮助

也闹过不少笑话

如今很多欧洲人对马也没有什么了解,“我记得最好玩的一个事,是刚过比利牛斯山脉到法国,我从山里出来,浑身都湿透了,一个老人热情地拉着我去他家住,他家是一座小楼,他让我到楼上住,在门厅里放了一个大床垫,打算让马睡。”

有一次在卢瓦河边宿营,河道很宽,河水却很浅,河道里长满了青草,徐智显就把“穗穗”拴在一座大桥下吃草。那天好像是个节日,有几个人喝醉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穿过各种带刺的植物丛,跑到河道里把“穗穗”的缰绳割断,牵到徐智显的跟前,“还开导我说这里不安全,要把它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前不久在巴黎附近的森林里,“穗穗”又跑掉了,徐智显急着找马,把背包丢在路边,证件之类的物品都在里面。回来之后,他发现背包不见了,找了好久才在旁边小树丛后面找到。那里治安情况不是太好,可能有人从那里经过,担心背包被人偷走,就帮忙把包藏在那里了,只是害得徐智显找了不少时间。

目前徐智显已经到荷兰,下一步计划去德国,再去奥地利,维也纳的外国使馆比较多,可以在那里集中办理签证手续,然后经过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国,从西亚、中东方向回国。

不过徐智显天天都遇到意外,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只是“理想中的路线”。原来他计划一年走完这次旅行,现在不敢对时间做过多估计,但他并不着急,打算按每天30公里的速度悠哉前行。


编辑:单思月

单位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东路121号院2号楼16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657566

关于我们

相关查询

京ICP备2022022654号